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语言骚的ZZ
语言骚的ZZ

语言骚的ZZ

ZZ不是她的名字,她的名字很生僻很拗口,我只记得中间有个Z,就用ZZ来代替她吧,听起来也可爱。ZZ是EC的舞女。早说过EC的舞女良莠不齐,我去得不多,但自从见了ZZ之后我去那里的次数就增加了,为的就是再见她一面。

  第一次看见ZZ的时候她穿着一套红色三点式泳衣,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,皮肤不白,但看上去很健康。她的脸算不上很漂亮但也长得不错。她看上去不像白人,倒像是西班牙裔多一点。看年龄已经有二十五六岁了,已经过了青春少女的年代。她的乳房坚挺,腹部平坦,屁股和大腿看上去很结实,又是一位运动型的舞女。

  这样的舞女在DC应该算很平常,但在EC已经算上品了。所以她很忙,不到一会儿功夫我已经看着她连续和两位客人进过privatedanceroom。于是在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问呆会儿能不能过来一趟,她说等她跳完就过来。

  她在台上跳完舞之后并没来我这里,而是和她的同伴聊了一会天,经过我的时候连看有也没看我一眼,好像当我不存在似的。我在她再次经过我的时候一把拉住她说:「I『mstillwaiting!」她愣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:

  「Sorry,honey。Iforgot!」然后拉着我的手去里面。

  她问我要不要去champagneroom,还说:「I『mmuchbetterinthechampagneroom。」我当时囊中羞涩,也不想去ATM取钱,就告诉她privateroom就可以了。

 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,她说了,我没听清。再问,她又说一遍,但她同时也说她的名字很难记。我只记住了中间有个Z。说到这里,不知道狼友们是不是和我一样。我认为记忆一样东西最有效的就是视觉化。比如记一个中国人的名字,我会在脑中浮现这个名字的中文字,然后就记住了。而外国名字,如果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拼写的,我就很难记住。

  她脱去乳罩,我迫不及待地抓住那对高耸的乳房,却感觉很硬,原来是填过东西的。说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隆过胸的舞女。假的乳房摸起来硬邦邦的,她薄薄的皮肤下像是裹着一个塑料球,但她的乳头吮吸起来却没什么两样。

  她问我是哪里人,我说是中国的。她问是不是亚洲男人都没胸毛。我说大部分人没有,我只在电视里见过有胸毛的中国男人。她说她不喜欢男人有胸毛,摸起来不光滑。我说我可以让她摸摸我的胸。

  于是她把手伸进我的内衣,两只手在我的胸口抚摸着,还故意扯我的乳头。

  我叫她舔舔,她真的把我的衣服卷到胸口以上,俯下身舔我的乳头。那滋味真的没得说,舔得我差点叫出声来。

  然后她又问我有没有阴毛,我说当然有了。她也没问我同不同意就一只手提起我的皮带,另一只手伸进我的内裤。

  「Wow!」我叫了起来。胆子这么大的舞女我还是第一次遇见,但我并没打算阻止她。

  她的手摸到了我的阴毛,但并没有停止的意思,而是继续深入,摸到我已经坚硬的阳具。

  她调皮地并带着戏噱的口气说:「Somebodyjustwokeup!」她还抓着我的阳具使劲一握,握得我直喊疼。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把手拿出我的裤裆。

  「企能容你如此撒野?来而不往非礼也!」我这么想着,一只手也伸进她的三角裤,在阴唇和阴蒂旁摸索了一阵,找到洞口就将中指伸了进去。阴道里面已经湿了,不知道前面几个客人有没有用手指插她,但已经把她的欲火挑起来了。

  由于她出手在先,我这么做她没有阻止,而是抱住我的头开始轻声呻吟。

  这时酒吧老板娘不合时宜的出现在门口,说时间到了。这里就是这点不好,那个肥婆在外面看表,如果时间超过一定范围她就会提醒。几乎每个为我服务过的舞女都暗地里骂她。而ZZ更是回头轻声骂了一句:「Fuckoff!」仿佛埋怨她打扰了她的好戏。

  我说:「Let『scontinue!Iwillpayforthe2ndsession。」

  她示意老板娘我们要继续,老板娘走了。她回头咬住我的耳朵说:「Thankyou,baby!」

  我继续用我的手指抽插她的阴道,此时阴道里已经充满了她的淫水。

  这样的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呀。虽然每个酒吧理论上都不允许客人舔咬舞女的乳房,但很多舞女为了取悦客人会允许客人这么做。但很少会有舞女让客人摸她们的阴部。以前只有Ginger和Harmony这两个淫娃让我这么做,今天遇到的这位荡妇居然让我用手插她的阴道。

  我一边插她的阴道,另一只手伸进她屁股后面的三角裤想摸她的菊花,但她出手挡住了。看来还是保持一定尺度的。

  这时她口中喃喃地说:「Todayismyfirstday,pleasedon『tletmecome!」原来她今天第一次在这上班,大概是从别的酒吧转到这里的,否则新「下海」的绝对不会这么淫荡。但后面那句我没听懂,难道我这么抽插了几下她就要高潮了?不会那么快吧,3分钟都不到呀!

  于是我问她:「Areyoureadytohaveaorgasm?」她点点头,想把我的手推开,但我坚持地抽插着,并抠她阴道壁的顶端。我倒想看看在这里让一个舞女高潮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她终于还是把我推开了,这时时间也差不多了。她坐在沙发上戴乳罩,我却意犹未尽的坐在她旁边说:「Thatwasgood,Ireallywishwegotothechampagneroomearlier。」她说:「Nexttimebringenoughmoney!」我又问怎么样才能和她在外面约个时间,她说:「Callme!」我问她什么号码,她说:「What『sismyname?Yousaymynameright,Igiveyoumynumber!」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!我刚想说:「SomethingZsomething。」但一想那么说也太没礼貌了,还不如不说呢。见我没说,她一脸的失望,而我是一脸的愧疚。

  我本来想下次见到她再问她的名字,这样就顺理成章了。但去了EC几次都没见到她,问其她舞女,由于不知道名字,我的描述也不具体,没人知道我说的是哪位。后来终于再也没见到这位淫娃。

  关于带舞女「出台」

  不是每个舞女都会和客人做爱。有很多舞女把跳脱衣舞看作正经工作,和那些坐在写字楼里的officelady没两样。所以舞女不喜欢别人叫她们「striper」而喜欢「dancer」这个正经称谓。同样,脱衣无酒吧的门口也不会写着「striperclub」而是「gentlemen『sclub」,「striperclub」是口头语。

  我刚开始去酒吧的时候会问每一个舞女可不可以出台,但吃闭门羹的几率比同意的几率大的多。比如:Jessica(乳头发光那个)说她有男朋友,他俩之间有约定,她不能和客人上床;

  Jessica那位红衣同伴说:「Let『snottalkaboutitnow!」

  那位随时两手护住乳房的韩国小美人则严厉斥责说:「Howcouldyousaythat,Ithoughtyousaidyoujustwanttohandoutwithme,nottomakelove!」Anita(刚来两天的「雏」)说:「Areyoucrazy?」而对于我最喜欢的Nikki和Raven这两位已经被我看成是女神的舞女,没有好意思问。

  所以,舞女拒绝出台是很正常的,舞女拒绝客人舔乳房,摸乳房也是很正常的,有的舞女甚至自己定的规矩,客人连摸摸屁股都不行,我就遇到过这么一位「贵妇」型的。有的酒吧规矩很严,跳lapdance时保安会站在看得见每一对男女的地方,客人不能碰舞女,只能让舞女摸客人。这样的酒吧我去过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。

  如果想和自己喜欢的脱衣舞女做爱,就得自己亲口问她。一般来说只能留下联系方式,然后两人私下交易。酒吧的Champagneroom是酒吧做合法生意的地方,一般不会允许舞女卖淫。虽然不会有人闯进来,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安摄像头或者挖个洞偷看什么的,而且舞女也不会冒这个风险。

  我问过的两位舞女Ginger和Harmony的价格都是300美元,比Cragslist上的一般的应招女郎贵一半。但是话说回来,那些应招的妓女很多都是贴的假照片,而且很多声称绝对本人照片的人长得实在不敢恭维,就算是照片上体型看得顺眼的又基本上不露脸……总之,就怕遇上陷阱。

  【完】